肥料的意思

2021-12-08 20:20:21 作者:肥料的意思

  肥料的意思来自肥料的意思他也许久没有见到羽墨了,这次见面才察觉,她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变得更耐看了,脸瞧着瘦了些,看来她还是应该多补补才是。”

“进来吧。”

裴修拉着苏晚卿坐到椅子上,拿起那两杯交杯酒,递给了苏晚卿一杯。

裴修靠近了苏晚卿几步,瞧着她红纱覆面,却挡也挡不住那迷人的风情时,忍不住上下滚动着喉结。

剩下的甜点,在龙葵妹妹“不辞辛劳”的努力下,也很快一扫而空了。但因为之前已经见识过龙葵妹妹风卷残云的模样,此刻倒是没有多大的惊奇了。”

苏晚卿忍不住想要翻个白眼,她才不信这个男人的鬼话呢。苏晚卿看到他这番举动,也学着他的模样,两个人交换着杯子,彼此凑近,喝下了这一杯交杯酒。”

房门被宫女打开,她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两杯晶莹剔透的液体,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折射出迷人的光芒。

她的模样,确实让裴修无比惊艳。”

苏晚卿微微愣了愣,随即低低的应道:“嗯。

裴修何等眼尖,凑近了之后,一眼便瞧见了,苏晚卿的小手,此刻正有些紧张的抓着衣摆。

“嗯。他才不会让旁人看到这样的晚晚,因为她实在是太美了,让人根本难以移开目光。

裴修尚未踏进来,他冲着宫女吩咐了一句:“将交杯酒呈上来罢。

自己这副模样,也不知道修会不会喜欢,她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打扮,不知道合不合修的心意呢?

盖头被缓缓地掀开,苏晚卿到底还是没有闭上眼睛,她直直的撞入了裴修的桃花眸中。

就在苏晚卿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空气中莫名的尴尬气氛时,裴修却忽然开口了。

他究竟该有多幸运,才能娶到晚晚这样的女子。”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拿着喜秤,将苏晚卿的盖头,缓缓地掀了起来。容舒玄是什么人,作为东霂国的皇帝,他早已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

“殿下,交杯酒已到。若是被其他的男人看见了,自己必然是要吃醋的。

但这也让小苏蘅更坚定了心目中的想法,小葵妹妹什么都吃得这么香,以前确实过得很是悲惨,也许跟自己不相上下呢。

裴修哪里会给苏晚卿想那么多的机会,他举起了酒杯,凑近了苏晚卿。”

苏晚卿瞧着裴修温柔的眸子,星眸也温柔起来。

苏晚卿瞧着若冰临走前,还冲着自己投去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心中忍不住多了一丝无奈,但同时,一丝紧张感,也随之而来。

原本新娘子擅自揭开盖头,先吃东西,已经是犯了禁忌了。若冰她们原本吃的也不多,此刻也停了筷子。

若冰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

毕竟从小,容舒玄便教育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尊重女子,尤其是自己的母后,应该成为一位温和的男人。

随着裴修的动作,苏晚卿也忍不住更是紧张了,她都想紧紧地闭上双眼,生怕对上裴修的眼神。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不够,无论看晚晚多少次,都不够。若是让晚晚饿肚子等着他回来,那他才感觉罪过呢。

但新娘子的红纱,自然还是要新郎亲自揭开的。看来他早就已经想好,自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眼前的这一幕,在裴修的心底,不知道上演千万次了。

房门被缓缓地推开,发出了“吱呀”一声的轻响。一双眼睛,更是未曾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若冰她们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此刻也站了起来,从另一个门悄悄的离开了。”

宫女行了一个礼,应了一声。

裴修伸出手,轻轻的将苏晚卿拉了起来,温柔的说道:“晚晚,喝了这杯交杯酒,你便真的是修的妻子了。

幸好,她的容貌,只有自己瞧见了。羽墨根本就不应该被她这般编排,当时的容言玉,早就忘记了一切,只是想要为裴羽墨说上两句话,为她出一口气罢了。他的晚晚,真美,如果揭开了盖头,他甚至都能料想到,那背后,究竟是怎样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了。”

“是。”

苏晚卿感觉自己的脸蛋都有些发烧了,被自己喜爱的男人这般说,她心中自然是充满了喜悦。

在苏晚卿实在无法承受裴修灼热的目光,娇嗔的喊了一句:“你看够了没有!”裴修才缓缓回过神来。

更何况,霜儿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嗯,而且这桃花酿,是我们刚认识没多久,我便亲手埋下的,为的便是这一天。

裴修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晚卿坨红的脸蛋,一双桃花眸,蓦然暗了下来。

惊艳、喜悦、期待、迷恋……

苏晚卿原本有些悬着的心,忽而便放下了。看啦,晚晚的心思,也不见得是那么平静。”

裴修刚想说什么,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浅浅的敲门声。

而能看到自己的女儿获得幸福,更是父母心中的一大幸事。容舒玄只能盼着,以后她能多回来看看自己这个老父亲……不,自己这位英俊帅气的父亲了。

裴羽墨此刻还不知道,自己未来被投喂的计划,已经在容言玉的心中逐渐形成。

她们在婚房中,也确实呆得够久的了,也是时候该离开了。他伸出手,将它拿了起来,走到了苏晚卿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罢了罢了,他今日算是理解了,何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

既是成亲,最不能遗漏的,便是交杯酒了。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己的儿子对这位羽墨公主有些不同呢?

更何况,自己的儿子一向脾气温和的很,从未在公开的场合,看到他对旁人说出不恰当的话语,更别提,对方还是个女子了。

容舒玄看了一眼旁边的娇妻,她的眼眶还有些湿润,但脸上却满是欣慰和幸福的表情。若非这霞帔的丝绸都是顶级的,普通一些,恐怕早就被苏晚卿给扯坏了。确实,有什么能够比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嫁还要更幸福的事情呢?

在这之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一天能够寻回失散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女儿。

但他们今日倒是没想到,一直对女人似乎都没什么兴趣,一度容舒玄都怀疑自家的儿子喜欢的是男人的时候,今日却冒出了一位羽墨公主。容言玉也因为容舒玄的缘故,逐渐变成了一位温润如玉的公子,这都离不开自家父皇的谆谆教诲。

在宫女去准备交杯酒的同时,裴修也已经一步一步的,走向苏晚卿的方向。

一旁注意到小苏蘅表情的苏晚卿:“?”她这个弟弟,是冒出了什么念头吗?

若冰正跟苏晚卿闲聊了几句,便让她坐回婚床上,将红纱重新蒙上。那双眼眸,一时之间闪过了许多情绪。

而从未见过一个女孩子这般的小苏蘅,倒是睁着一双眼睛,看得一愣一愣的。

但今日,听到那裴雨婷这般说羽墨,容言玉却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苏晚卿忍不住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道:“好啊,原来那个时候,你便存了那个心思。”

裴修有些无辜的看着她。

在这个时候,她将自己给嫁出去了。他从未见过这般的晚晚,果然晚晚倾国倾城的容貌,略施粉黛之后,更是惊为天人。

。”真真是女大不中留哪,虽然自己的女儿年纪也并不算很大,但也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

苏晚卿感受着裴修有些灼热的视线,一时之间有些难以适应,加上心中又带着莫名的紧张,让她忍不住揪紧了自己的衣裙。既然她已经是自己的妹妹了,那作为哥哥,他一定要努力,让小葵妹妹吃饱才是!

小苏蘅想到这里,忍不住暗下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眼里闪过了一丝坚定。

只听他低低的喊了一句:“晚晚。而今日,这一切终于真实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她小心的将交杯酒放在桌子上后,便安静的退下了。这都是老天爷的恩赐呀,能够重新与卿儿相认,他们做父母的,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是我最喜欢喝的桃花酿。

龙葵靠着椅子,摸了摸自己吃得圆溜溜的小肚皮,忍不住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虽然场面有些不合时宜,但容言玉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的眼神顿时柔了下来,他的晚晚一直在这里等着他,这样的感觉,真好。

六皇子府中,苏晚卿吃完了甜点之后,肚子饱饱的,一点儿也没有一开始的饥饿感了。

裴修一打开门,便看到了正对面的婚床上,苏晚卿纤细的身影。但在苏晚卿的眼里,填饱肚子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她自然不在意这些。

宫女很快也上来将甜点撤了下去。在苏晚卿未出现之前,裴修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但如今他却认为,晚晚的确是上天赐给他的,最好的礼物了。

苏晚卿接过那交杯酒,刚刚凑近,便已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桃花香气。

裴修看向床边的小桌子上,静静的放着的喜秤。更何况,女婿是这般优秀而可靠的男人,将卿儿交给他,他们也就放心了。所幸这婚房中,还有一个门通向另一个方向,也不至于在此刻撞上了新郎官。

“哪有,修想着,反正将来也能够喝得上的。

若非上天,也许自己这辈子,都不会遇到晚晚。

苏晚卿刚坐下没一会儿,外面便响起了宫女恭敬的声音道:“奴婢参见六皇子。

“晚晚,该喝交杯酒了。

清冽的桃花香缓缓渗入胃中,苏晚卿只感觉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她的眼睛微微一亮。而提前为苏晚卿准备了这么多美食的裴修,自然也不在意这些。

苏晚卿忍不住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裙摆,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容舒玄看着裴修离开的背影,半晌,心底暗叹了一声肥料的意思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