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电子围栏内同样空空如也
2020-12-27 03:0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道路规划是从全局考虑,而骑车人却是用自己的脚投票。因此,不该停车的地方乱停严重,有围栏的地方却没人停。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电子围栏并不是共享单车停放管理的终极解决方案。”张建波告诉记者,如果不从源头上控制总量投放,任何管理手段都是滞后的。他认为,市民的短途出行不可能以共享单车一种方式穷尽,势必还有一部分人靠公共交通分流,这样才是科学高效的。据了解,目前石景山已经对共享单车投放做出总量控制,企业超过投放量需向政府报批。

记者体验发现,ofo小黄车、摩拜单车等共享单车目前均未能实现对电子围栏进行导航。而从外观上看,除了朝阳三里屯附近施划的公共电子围栏及崇文门地区的电子围栏能在地上看见感应装置,大多数电子围栏跟普通的非机动车的划线停放区无异。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昨天,记者骑着ofo小黄车来到通州万达广场附近,从app的地图上可以看到周边几处以蓝色p字标识的电子围栏,其中最近一处就在新华南一街附近。但记者骑车绕了一圈,始终没在路边找到施划了白线的停车区。仔细查找发现,一块围起来标注着“临时自行车停放处”的空地与蓝色p字位置最接近,空地上只零星停放着几辆电动车,但依然没找到有明显标记的电子围栏区。

记者先后在通州的北苑地铁站、北工大通州分校、至善家园,朝阳三里屯附近,东城的崇文门地区试验,先将共享单车停进电子围栏内,随后停放在距离围栏数米之外,手机客户端均没有收到任何积分奖励或者“停放在规定区域外”的提示。ofo小黄车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只是建议用户停放在电子围栏和划线停放区,并非强制,也就是说,围栏内外停车对用户并没有影响。

为什么电子围栏不能划在“裉节儿”上?不能划在那些乱停放最严重的热门区域?负责共享单车公共电子围栏项目的负责人张建波告诉记者,政府在规划停放区时,除了考虑人流量,还要保证为行人留出了足够宽的步道空间。比如在三里屯周边,最初上报的十几个电子围栏点位就有3处没通过,“虽然这些点位有停车需求,但本身就是不该停车的地方。”张建波说。

昨天中午,记者在通州至善家园、北工大通州分校、通州会议中心附近4处电子围栏看到,围栏内竟不见一辆共享单车,也没有骑行人在这些地点停车。附近一些商铺、饭店门前没划停放区,却见缝插针地停放着不同品牌的共享单车。而绕着人流量非常大的通州万达广场骑行,竟然找不到停放共享单车的电子围栏,许多非机动车凌乱地停放在机非隔离带上。同样,在三里屯附近的幸福村中路,公共电子围栏内同样空空如也,而在几十米外的世茂广场周边,却歪歪扭扭地停了许多共享单车,有的甚至躺在路边。

上月底,市经信委软件服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通州很快会推出共享单车电子围栏系统罚则,对于违规停车者是直接罚钱还是采取持续计费的方式,有关各方还在与企业加速协商。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表示,共享单车现身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各企业通过大数据平台完全能掌握各个点位的单车数量,但显然线下的管理却相对滞后,应该加强运维能力。李俊慧认为,共享单车停放占用的是公共空间,各企业平台各自进行运维难免存在资源浪费,或可通过分工合作、统一调配,形成合力。

在本市多地区试点电子围栏的现阶段,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等企业均表示,从培养用户习惯的角度考虑,还需一个从积分鼓励到惩治的过渡过程。但记者体验发现,目前连积分鼓励也没实现。

“的确,给共享单车施划电子围栏进行管理,依然是有桩公租自行车的管理思维。”一位多年从事公租自行车管理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政府部门不强制要求企业对不入栏用户进行处罚,恐怕不会有哪家企业愿意“率先自律”,因为那样就意味着先吃了亏,失去了无桩停车的先天优势。

家住通州的市民胡女士告诉记者,虽然经常在ofo小黄车app上看到标着蓝色p字的停车区,但是因为不能对电子围栏实现导航,自认路痴的她一般都会放弃寻找规范的停车区。“能不能像高德、百度地图那样,骑行过程中也自动提示‘附近有停车区’并自动导航?”胡女士建议。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15daysweather.com 版权所有